丘成桐院士:中國已具備建設數學強國的可能性

丘成桐/科學網

2021-06-01 19:12

字號
編者按
5月30日,第十二屆丘成桐大學生數學競賽總決賽落幕並舉行頒獎典禮。清華大學取得歷史性勝利,攬獲31塊獎牌;北京大學獲得25塊獎牌。此外,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獲得4塊獎牌;復旦大學獲得2塊單項賽銅獎;山東大學和上海交通大學各獲1塊銅獎、1塊銀獎。
大賽主席、中科院外籍院士丘成桐在頒獎典禮上表示,中國已具備建設數學強國的可能性。“今天我們整個研究氛圍、研究能力,不比哈佛大學、MIT差。我期望學生們能夠考慮留在國內。”
以下為丘成桐講話實錄。圖源:清華大學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

圖源:清華大學丘成桐數學科學中心

謝謝清華大學的校領導,一路支持這個競賽。我要感謝富力集團對賽事的慷慨支持,對於老朋友,我很感謝。
我來講講我的感想,我很感激海內外的華裔學者不遠千里,來做評委的工作,讓競賽能夠公平地展開。浙江大學許洪偉、徐浩在杭州也很幫忙。公正的評委是很重要的。假如一個競賽不公平,那完全沒有意義,所以我很感謝他們。
同時,我很感激這麼多一流的年輕學生,來參與這個賽事。好學生踴躍參與,一個競賽才有意義。這12年來,中國學生成長不少。從前中國學生去哈佛,考博士資格考不好,到現在考得最好,這是學生數學能力成長很明顯的指標。
如今,80%以上的學生選擇繼續進修、做數學研究,這對我來講是很欣慰的。中國要成為數學強國,正如胡森和劉克峯所説,這是老師陳先生一輩子最大的願望。
其實,成為世界數學大國不難,國內學數學的人很多。但要真真正正地打造一個有建樹的團隊,絕對不容易。
我這幾十年來,看到其他國家成長的一些經驗,也看到海外院校成長的經驗。
首先,學生基本學識一定要抓好,十多年前,我第一個想要抓的就是中學生教育。中學生教育不行,大學生也不可能好。所以我花了不少工夫培養中學生。
到了今天,我可以很高興的講,中國的中學教育,至少前一兩百個名校是辦的很好的,最好的中學比得上美國的好中學,有些方面甚至更好。
去年,習近平總書記批示成立數學領軍班。一大批一流的中學生進了清華。我每個禮拜跟他們一同吃飯、跟他們一起聽課。他們很有才華,有些可能還需努力。但大部分都是能夠體會數學之美的。這一批年輕小孩子,沒有這麼功利。
我認為,這會是一個重要的轉折。從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,我觀察中國數學很久了。這十年來,我可以講,中國數學具備了建設數學強國的可能性。
領軍班的成立,求真書院的成立,讓我們能夠培養全中國最好的學生,他們未來將是中國數學實力所在。
我讀了很多歷史,最近看到一個事情。歐拉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數學家之一,前三名是絕對不能否認的。
歐拉在13歲的時候,由Johann Bernoulli帶領他、教導他,所以很快成才,16歲博士畢業,一路成長,成為歐洲繼牛頓之後最重要的數學家。
年輕的時候,大數學家來指導,是很重要的。還有很多數學家,我們親歷他們成長,比如哈佛大學我的同事,他們都是很年輕的時候,就有教授帶領成長了,比如Joseph Bernstein 和 David Kazhdan也是如此。
絕對不是説,我們招了一批一流的小孩子進來,就不理他,讓他自生自滅。我們要花工夫好好培養他們,讓他們從小就立志成為世界一流學者。
這10年的工夫,中國大學生學業水平已經達到世界水平。但要成為世界數學強國,不但要靠大學生,還得靠研究生。
在中國的土地上,假如不能產出世界一流水平的論文,始終還不是一個世界數學強國。
從人才培養到完成世界一流水平研究,都在中國土地上,才算是真真正正的數學強國。讓數學在我們中國本土生根,這是個很重要的事情。
我研究日本數學歷史,發覺日本數學主要的變革是從高木貞治回到日本才開始的。
以前日本數學也不大行。他回到日本,1915年,自主完成了一項重要工作,在世界數學大會發布,得到很多數學家的認可和尊重。我們的留學生很多成功了回到中國,也在做一流的工作。但是畢竟,還是在國外工作時的一些思想。
美國也是一樣,看看哈佛大學的數學系歷史。19世紀後期,美國很多留學生到法國、德國學習。
哈佛大學有好幾個出名的教授,都是從德國和法國留學回去的。他們將歐洲的學問帶到了哈佛。
但哈佛真正的成長是在1915年,George David Birkhoff成為哈佛第一個重要的數學家。他沒有離開過美國,主要的工作都是在哈佛完成的。從此,帶來了整個美國數學的改觀。
1915年以後,他帶領一大批學生,其中出了四個偉大的學者。今天他的數學門徒接近差不多一萬個數學家了,美國差不多一半以上的數學家都是他一路傳下來的。
我們就是要在本土做出一流的學問,Birkhoff 做到了,很多人講 Birkhoff 很受競爭對手 Norbert Wiener的打擊,我認為沒有。
Norbert Wiener是MIT數學的創始人,也基本上是MIT大學的創始人之一,Birkhoff當年在哈佛,與Wiener的競爭,我覺得其實是良性的。Birkhoff就講Wiener真偉大。他們的出現代表美國真正的數學家誕生了。
哈佛數學的改變,帶來整個美國數學的改變。再回來看日本數學的發展。
高木貞治完成了理論突破以後,開始培養學生。這位偉大的數學家寫了16本中學教材,我都嚇了一跳。
他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年輕數學家。1938年到1940年間,日本產生了至少七八個偉大的數學家。
1938年的一篇日本數學家的論文引起世界關注,標誌着日本從一個完全不見經傳的國家到立足於世界數學舞台之上。1940年又湧現了一大批一流的數學家。
到了上世紀40年代,日本可以講成為世界數學強國。可今天,日本數學反倒比不上當年。
為什麼講這個事?
我們一定要有勇氣抓住年輕人,一同培養,一同上進,教他們好的學問,從根上開始改變他們,好好學習,好好地栽培我們國家的這些幼苗。
同時,我也希望這些我們培養出來的大學生不要覺得自己國家不行。
到了今天,我們的環境並不差,無論北大也好,清華也好,環境比大部分美國、歐洲的學校都還要好。
舉個例子來講,清華大學的數學大師也不少。英國劍橋大學菲爾茲獎得主Caucher Birkar很快就要到清華來做長聘教授。這周已經到上海了。他會教我們領軍班、英才班的學生。
Caucher Birkar是一代大師,年輕有為,很有才華的一個人。我們還有一個大院士Donald Rubin教授,統計方面的大師。我自己也在清華帶很多幾何以及其他方面的學問。
更重要的我們有一大批年輕學者,我們數學所平均年齡35歲,都是一流的學者。
我記得我畢業沒多久做教授。24歲的時候,帶了一個我一輩子最重要的學生Richard Schoen。當時我24歲,他比我小一歲。
那時,我跟學生們從早到晚在一起,天天一起吃飯,一起做研究。就在他做博士論文的時候,我們一起寫了不少重要的文章。而如今,他已經是大院士,拿了很多獎。
不要小看年輕老師,他們有能力帶着學生一同努力做成一流學問。所以同學們不要以為這些老師名氣沒那麼大。事實上,他們能夠給你很好的指導,指導你的方向,一同向前走。
今天我們整個研究氛圍、研究能力,不比哈佛大學、MIT差。我期望學生們能夠考慮留在國內。我們絕不比那些國際院校差。
最重要的是未來十年,我們要在中國建成世界一流的研究院。能不能成功,決定權在諸位。我們有一流的學者,還要有一流的學生一同參與,你一定會得到最好的指導。我們一同努力,一同將國家的數學發展好。
我聽了習近平總書記在兩院院士大會中國科協十大上的重要講話,我個人覺得很受鼓舞,因為總書記提出要有優質的研究,培養優質的學生,也願意大力支持。
我想總書記願意這麼講,也願意支持基礎學科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。我期望我們的學生能夠明白,我們能夠一起做成大事業。
注:
胡森(中國科學技術大學數學學院教授)
劉克峯(UCLA數學系教授) 
(原標題 丘成桐院士:中國已具備建設數學強國的可能性)
(本文來自澎湃新聞,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“澎湃新聞”APP)
責任編輯:楊漾
澎湃新聞報料:4009-20-4009   澎湃新聞,未經授權不得轉載
關鍵詞 >> 丘成桐,數學,領軍班,強國

相關推薦

評論(50)

熱新聞

澎湃新聞APP下載

客户端下載
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